首页 / 平台动态 / 培训讲座
[发布时间:11-13/11:11]
[阅读次数:300]

彭英武律师致应届法科生:如何通过定位成为一名专业律师?

一、尽早做好定位


1、我们的话题开端

  每年毕业季,可能有的法科毕业生会带着一份焦虑在网上检索“怎样做一个优秀的律师”。在适应职业生涯的过程中,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特征,不能固化参考前人的经验,但是往往不同的时期、不同的职业发展过程也会有一些共通的规则,聊以此文与法科学生交流。
  
  同时需要声明的是,这些不能视作是对他人的建议,应该视作对如何从毕业开始,塑造差异化的职业竞争力这个话题的开端。



彭英武在京师武汉2020届校招面试双选会上发言


2、定位理论的核心思想

  回首我自己的职业生涯,有个显著的特点就是主动地、有规划地进行定位,无论工作的职位(先后职位有辅导员、5万人公司法务、50人公司法务、律师)、城市(从武汉、长沙、北京、再回武汉)如何变化,定位始终贯穿在十余年的职业生涯。
  
  商业中的定位理论(Positioning)一词最先来源于,1972年,艾•里斯与杰克•特劳特,他提出的定位理论被评为对美国营销界影响最大的观念。定位理论的核心思想就是对差异化优势的选择,以使其在市场上,或是细分市场上进行竞争并得以生存。
  
  借用到人力资源市场,那么对于人才而言,也必须具备差异化的能力,即难以被复制或替代的能力。每个人都可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职业规划,这份规划应当始于对自己的定位,即对自己位置、特点、目标的认知,并且勇于追求。


3、关于职业定位的困惑与萌芽

  刚做辅导员工作的时候,我给学生讲思想政治课,比如“理想是一盏灯”,年轻、阅历又少的我,讲起来总觉得自己有点照本宣科,但是这些经历引起了我对“理想”、“追求”、“定位”的思考。
  
  当我问我自己的定位时,我发现我是模糊的。在我的计算机本科学生向我提出如何做好职业规划时,为了回答学生的问题,我开始思考如何进行职业选择才能形成一份有差异化的竞争力。
  
  基于我自身的法学背景以及与计算机背景学生多次交流的经验,我主动查阅了很多知识产权政策与知识产权人才匮乏的国家政策和人才会议论文,我注意到工科背景和知识产权法结合正符合知识产权人才的需要。这个过程也让我看到了知识产权发展的方向,这应该是我早期萌芽阶段的职业定位。



二、定位是选择  更是放弃


1、选择考取知识产权研究生

  我一边工作一边学习,经过两年的准备,为了自己的知识产权定位,我选择考取了知识产权强校,华中科技大学管理学院创新创业与知识产权系的研究生。为了知识产权方向的定位我毅然辞去了辅导员工作,在研究生毕业后进入三一重工从事商标维权相关工作。


2、坚持定位,裸辞三一重工

  第二次专业化的蜕变便发生于在三一重工工作期间,因为当时三一重工知识产权部和法务部分属不同体系,知识产权在研究院,法务部接触的知识产权相对单一。另外我认为律师事务所的专业性、综合性肯定会超过企业,因此在三一重工一年后,为了接触更加全面的知识产权专业实务,我萌生了进入律所的想法。
  
  尽管三一重工对应届生待遇非常不错,但是我仍然还在没有找到下家的时候,毅然裸辞,以致于当时三一重工法务领导询问我的情况,我无法清晰回答,也无法确信我的选择是否正确,只告知我可能是选择了一个断臂式发展的道路。


3、彷徨中进入北京知识产权一流团队

  在辞职后回武汉律所,但是当时武汉知识产权律所或团队还比较少,一直也没找到合适的。这期间我偶然看到一家北京的公司正在做前沿知识产权运营商业模式,并且在这个公司的团队中还包括了当时台湾一流的知识产权团队。
  
  基于年轻人的激情和自己的定位我毅然当上了北漂。直到今天我始终认为,在这个公司工作了接近三年的时间,我的专业上的副总裁以及公司创始人,他们对商业模式以及公司战略的研究,真的是影响了我后面的整个的生活和眼界。当时我既是法务部负责人,又身兼创始人秘书,还算新手的我也可以和老板一起参与到公司的销售模式、业务战略、以及我们往哪个方向去走等等这样会议的讨论,共同探讨我们的商业模式和未来道路。
  
  比如我们研发的电子证据系统,实际上就是现在非常还很前沿的区块链技术一部分。后来我才明白,在商业分工时代下,在这个五十人的公司工作,我其实获得的东西是更多的。


4、放弃年薪,结束北漂,踏入律所

  回想毕业后多次的选择,是选择的过程更是放弃的过程,包括基于家庭原因的考虑从北京回武汉,也是放弃20-30万的年薪,从0开始,没有人给你发工资,这个是需要舍弃的。不知道律师执业道路如何,一切需要靠自己摸索。




三、专业定位与综合素质并不矛盾


  能够专精一个自己感兴趣的领域是一种很理想化的状态,实际上进入律师行业后专业化道路的探索是曲折的,为了更广的案源、更好的收入,很多新手律师或许会在专业化的道路上感到十分迷茫,不知这是否是一条值得坚守的康庄大道。
  
  进入律所后,我也陷入过一种对未来的迷茫。走出这个迷茫得益于我们知识产权与投资中心(德讼律师团)的团队化、虚拟公司化、合伙制度。因为有团队成员的力量,所以我们开拓知识产权的法律服务市场有了起步,现在知识产权案件逐渐增多;因为团队成员的力量,我们的案件更容易取得好的效果,多起案件列入湖北省高院、武汉中院知识产权白皮书,作为典型案例。